长犄角的毛球儿

一个仓库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颓丧 混沌 凌乱不堪 即使辛苦也不想停止

睡不着 难过又茫然

无数次,伊谷春都觉得辛小丰就矗立在路的尽头,于是他毫不停歇的奔跑奔跑,终于到了近在咫尺的地方,一伸手,那个人却变成一片枯叶,晃晃荡荡,去向了更远的远方

断章 II ▼

身后的留声机大约循满了一周。黑色的唱片静静转动着,纤细的指针滑入经久不变的刻痕,充斥房间的曲调便柔和的过渡到了久违的起始旋律。


银发的男人抽掉最后一口烟。


抬眼望去,窗外的雨反而更加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相较于之前来势汹汹却也走得无情的态度,现在的雨明显的粘腻而多愁善感了起来。虽还不至到令人厌恶的地步,然而看这形势却总像是被不小心搞大了肚子的女人一样紧接着就要没玩没了起来。


随手抛出的烟蒂,明亮的火星闪了两下,迅速在堕落过程中被缠绵悱恻的雨珠熄掉了性命。


男人看准时机,夸张的叹口气,以...

12

© 长犄角的毛球儿 | Powered by LOFTER